© 颓废
Powered by LOFTER

凹凸专案组(一~三)

凹凸全员向

cp:雷卡,瑞金,帕佩,凯柠


丹尼尔皱着眉,一下一下扣着桌面,吩咐部下:“通知各个小队,十分钟后在会议室集合开会。”

“是。”

丹尼尔捏了捏眉心,叹了一口气。

十分钟后,丹尼尔坐在会议室里,再次叹了一口气,带着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问:“卡米尔,你们队里的其他三个人呢?”

卡米尔理了理自己的红色围巾,刚要回答丹尼尔的问题,一个嚣张的声音响起:“本大爷带着帕洛斯和佩利去训练场了,怎么?有意见吗?”

安迷修白了雷狮一眼:“恶党,下一次别在迟到了,浪费大家的时间。”

“白痴骑士,你可没有任何资格说教我。”雷狮也不理他,直接将外套随意的扔在椅子上,就坐了下来。

卡米尔在雷狮经过的时候皱了皱鼻子,略微无奈的看了一眼雷狮:大哥又去喝酒了……

帕洛斯笑而不语,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。

丹尼尔环视了一圈,见众人全部到齐,说:“这一次是关于祁家的一起案子。”

“祁家,就是那个开‘亚游公司’的那个祁家?”金撑着脸,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,但还是认真的提问了。

“没错,祁家的唯一的女儿,祁云,十七岁,在当地的一所高中读高二,一个月前,突然失踪了。”

“那也不过是一起失踪案,还需要我们大老远的跑过去吗?”雷狮翻着手中的资料,嗤笑一声。

丹尼尔抬手制止了雷狮,继续说道:“说是失踪,疑似绑架,但是一个月内,祁家并无任何勒索电话打进来。”

“那当地警方不是在查了吗?怎么又转手给了我们?”卡米尔问。

丹尼尔脸色有些凝重:“今天早上六点,在祁家的公司门口,发现一具女尸,经检查,已经确定,死者为祁云。”

“由于祁家与高层有关系,且他就只有这一个女儿,为了尽快破案,所以就转手给了我们。”

“果然是托了关系,不然这种案子怎么可能会转交给我们呢?”雷狮起身,“走了,卡米尔。”

“是,大哥。”卡米尔整理好了资料,向丹尼尔意示一下,跟上雷狮的脚步。

“嘉德罗斯大人,该起来了。”蒙特祖玛摇了摇睡着了的嘉德罗斯。

丹尼尔无奈,怪不得说为什么今天嘉德罗斯如此安静,原来是睡着了。

格瑞被丹尼尔留下交代了几句,出来后就开始行动了:“凯莉,你和安莉洁先去解剖室验一下尸体,金,紫堂幻,我们先会办公室。”

“走了,安莉洁。”凯莉一口咬碎口中的棒棒糖,拉着安莉洁就走了。


三人来到办公室,可是办公室里面并没有像以往一样闹成一团,格瑞进去,说:“这一次的任务离我们不近,所以你们今天回去整理好东西,明天早上八点出发,千万不要迟到,特别是雷狮。”

被点名的雷狮毫无任何动静。

嘉德罗斯打了一个哈欠:“这一次是你带队?”

格瑞点点头:“和安迷修一起。”

“好了,先分析一下案子吧!”卡米尔看完了手中的资料,推了推身边昏昏欲睡的雷狮:“大哥,醒醒。”

格瑞看着被睡神笼罩的办公室,嘴角直抽,沙发上两个长着呆毛的不明物体,格瑞身后的两只都快要躺地上了,雷狮这个都窝在椅子里,佩利靠着帕洛斯的肩上呼呼大睡,帕洛斯看着格瑞,脸上带着他的招牌微笑,嘉德罗斯瘫在椅子里小憩,雷德和蒙特祖玛靠在桌子上睡觉。

格瑞看向安迷修:“他们这几天都干什么了,放假回来怎么这么困?”

安迷修抬头回答他:“昨天你不在,他们啊,都在熬夜打游戏。”

卡米尔抱着资料提议道:“我们去另一个办公室吧,让他们睡一会儿。”

“好。”

卡米尔抱着资料打算关门,回头看了一眼帕洛斯:“你不来吗?”

“不了不了。”帕洛斯摆了摆手,“这段时间肯定要通宵赶工作,让我先补个觉吧。

卡米尔毫不犹豫的关门,挡住帕洛斯的脸。

三人在房间内坐下,格瑞问:“有什么发现吗?”

“一个月的失踪,当地警方为什么一丝线索都没有找到?这不是奇怪吗?”安迷修问。

卡米尔不疾不徐的说道:“按理来说,放学后应该会有人见到死者的身影才对,可是让人奇怪的是,她的同学都说没有见到她,当地警方也没有任何的成果,甚至都不知道她放学离开的方向,不过……”

“不过什么?”

“放学这么多人,但没有一个人看见她,我猜死者是故意不让别人看到她的,所以选择了一天绝对不会让人看到她的路回家,又或者,她就躲在学校里,等着凶手。”卡米尔继续说道。

“由此可见,死者必然是认识并且十分信任凶手的,所以应该是熟人作案。”格瑞说。

“没错哦,确实是熟人作案。”凯莉推门进来。

“说重点。”格瑞看了凯莉一眼。

“通过检查体表,并没有发现死者有被监禁的痕迹,应该是放学后和凶手一起离开的,然后被杀害。不过,死者已经十六岁了,不可能那么没有警惕性就跟着凶手走,所以熟人作案的可能性很大。”

“那死亡原因?死亡时间呢?”卡米尔问。

“死者是被人刺入喉咙而死。”凯莉顿了顿说,“死亡时间还没有出来,我在检查的时候,在死者腰上发现一个纹身,应该是小情侣之间的那一种纹身,不过一个千金,可能会去纹这种纹身吗?从体表上暂时只有这些发现,安莉洁正在解剖确定死亡时间。”

“从资料上也没有其他的发现了,当地警方做的笔录上也没有有价值的地方。”安迷修说。

“从丹尼尔提供的资料上来看,也就只能够发现这一些问题了,其他的看来还需要到了当地才知道了。”格瑞收起资料,“明天出发,别迟到,回去收拾东西。”


第二天一早凹凸破案组都在大门口集合,格瑞清点了一下人数,面无表情道:“雷狮和卡米尔呢?”

“来了。”雷狮从办公楼出来,隔着老远挥了挥手,身后跟着卡米尔。

“走吧,上车。”见人都来齐了,格瑞喊他们上车。

一路上,格瑞一个人拿着本子在专注的记些什么,金眯着眼,微微侧过头,小心翼翼的偷看格瑞,心中小鹿乱撞,假装自己睡着了,不经意间把头慢慢的轻靠在格瑞的肩上,金不动声色的弯唇,嘴角抑制不住的往上扬,才慢慢进入梦乡。

过了好一会儿,格瑞才转过头,看着进入梦乡的金,眼底笑意闪烁,伸出手指轻拨开金额前的碎发,看清他温柔的睡颜,清澈的眉眼,轻声道:“笨蛋。”

前面两位的“互动”都如数落在后座的雷狮眼中,他暗啧一声,然后就把注意力放到卡米尔身上:“怎么了,脸色看起来这么差?是不是吹风冷到了?”

“没有。”卡米尔摇摇头。

雷狮把窗户关上,然后他的目光落到卡米尔手上的档案上,那是刚刚卡米尔找丹尼尔要的有关于祁家的档案。

雷狮皱了皱眉,下一秒,他骨节分明的手指落到卡米尔的手腕上,细细摩擦着,语气既严肃又危险:“卡米尔,你还要继续看吗?”

卡米尔翻阅档案的手一顿,抬头看雷狮的目光中略带笑意,心中轻笑:大猫又有脾气了……

雷狮见卡米尔走神,心中颇为不满,一双紫眸逼近卡米尔,语气也变得阴森森了许多:“卡米尔?”

两人离得太近的,看着雷狮的紫眸,卡米尔的魂都差点吸进去了,为了掩饰自己,卡米尔低头不敢看雷狮,把头转过去收起档案。

雷狮看着卡米尔几近逃避般的动作,哑然失笑,凑近卡米尔充血变得通红的耳尖,趁他不注意,将他通红的耳尖含在嘴里,卡米尔整个人都僵住了,白嫩的脸一下子就红了:“大,大哥,别闹……”

雷狮意犹未尽的咬了一下,才放过卡米尔,手掌覆上卡米尔的头发,手指插入发间:“好了,先睡一下吧。”说完,不容置疑的将卡米尔按入自己怀里。

卡米尔放弃挣扎的叹一口气,闻着雷狮身上冷冽的气息,扬起嘴角,靠在雷狮身上小憩。

目睹一切的凯莉小姐,拿着手机一脸鄙视:死给……

大约十二点,众人才到达目的地,下车后他们并没有直奔宾馆。

凯莉拿着手机问格瑞:“格瑞,地方在哪里?”

“往那边走。”

“怎么没有车?”雷狮一手牵着卡米尔,一手拉着行李箱,不满道。

“反正也不远,还是走走路更好。”安迷修看了雷狮一眼。

格瑞牵着金走在前面,理都没有理后面没有跟来的五个人。

卡米尔晃了晃两个人牵着的手:“大哥,走了。”

“好了,老姐,走了吧。”埃米无奈的扶额。

“呆头骑士,走了,本小姐的白马王子都走了。”艾比一见金走了,用呆毛直戳安迷修。

“好了,艾比小姐。”安迷修提起艾比的行李,“走吧。”

五人赶上前面的,向居住地去。

到了地方,众人刚把行李放下,格瑞就下达了任务。

“先分配一下任务,等吃完饭就开始,我,金,凯莉,安莉洁,紫堂幻去学校走访寻问一下祁云的人际关系,安迷修,艾比,埃米去一下祁家,打探一下祁家的情况,嘉德罗斯,雷德,蒙特祖玛去查祁云失踪时的线索,雷狮,卡米尔,帕洛斯,佩利去一趟祁家公司,也就是祁云的抛尸现场。”

“我们其他人先去整理一下房间。”格瑞说,“上一次好像是凯莉和安莉洁做饭。”

“对啊,上一次是她们俩个做饭,难吃死了,差点进医院。”雷狮撇过脸,一脸嫌弃。

"所以这一次好像是金和卡米尔吧。"安莉洁说,“应该……是不会吃死人吧……”

“呵,这可不一定啊……”凯莉一脸坏笑,上一次的饭菜,众人用脚指头猜都猜的到凯莉是故意的做成那样。

可是帕洛斯一脸复杂,为什么大家都觉得雷狮和卡米尔一起 就一定是卡米尔会做呢……唉,我还是去先查案吧……

-tbc-

评论 ( 3 )
热度 ( 25 )
TOP